人长时间暴露在外界,心是会发霉的。

 

残缺3

Memory 2

当男人醒来的时候,全身的酸痛和腹部的剧烈燃烧着的感觉让他感觉刚刚死掉了一样。

在意识回复的时候,他没有直接睁开眼睛,而是仔细的用耳朵来观察周围的声音。

当确认周围毫无人的生息之后,他才慢慢睁开眼睛。

房间的温度控制的刚刚好,并没有让他觉得不适,而让他深深觉得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本身。

它并不具有医院病房的味道,甚至不具备病房的装修,可是它却拥有了许多专业医院才有的仪器,整整齐齐的摆在自己床的周围。可是它又同时拥有着淡绿色的天花板装饰,甚至是装点着紫罗兰色碎花的床头柜,甚至是淡蓝色的窗帘和橙色渲染开来的地毯…..

怎么看都不觉得是病房的样子。

门外微微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观察,樱井果断并快速地望向了门口。

哼着歌的熟悉声音加上轮子滚动的声音一齐慢慢靠近了门口。

门打开的时候,双目相对。

福山一脸愉悦的表情在对上对方那双像鹰一般敏锐的眼睛时微微愣了一下。

“啊….你醒了?”福山眨眨眼睛,好像在让对方不那么戒备,“真不愧是危险人物,即使这么瘦弱身体素质还这么好~”

注意到对方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福山微微歪歪头,“怎么,才睡了两天就已经不认识我了吗?”

“两天?”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反应,那双眼睛微微眯了下。

“是,两天。不要觉得奇怪,这已经很快了,”福山耸耸肩,语气变得没有刚刚那么轻佻,“你同时中了两枪,虽然没有伤到关键部位可是两枪的距离太近,加上你失血过多,又引起高烧,所以两天你就可以清醒了真的算是很厉害。”说完嘴角又微微勾了勾,“当然,我也有很大的功劳。”

“哼…”男人不屑的笑了下,把眼睛转向别处。

“还有,你现在还不要长时间坐起来,最好是躺下,不要压到你的伤口。”福山说着,一边走上去,想要帮助对方慢慢躺下去。

可在他快要碰到对方的一瞬间,伸出去的手便被快速的抓住。

“恩?”福山被手腕处传来的力度影响到,不禁有些愣住。

刚刚苏醒过来力气就已经恢复到这个地步了吗?

“你告诉我,这是哪里。”对方低低的声音传来。

“哦这里啊….”福山站直身体,轻轻挣脱了对方的禁锢,低下头看着那双眼睛,“这里是我家。”

“你家?”对方仿佛没有料到这个答案,周身的气息突然变了,眼睛里溢满了不信任的光。

“是的,我家。”福山并没有被吓到,一边肯定着一边转身,拿起推车上的仪器,“像你这种危险的家伙,我总不能把你留在医院里面给我的病人和下属造成威胁吧?”在手中握着变得温热的听诊器被轻轻的放在对方的胸口上,福山一边仔细辨认着对方心跳的规律性一边开口,“所以在手术结束后我便把你连同必要的仪器一起转移到这里来了,放心这里很安全的….喂你干什么?!”

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对方便有了行动。

那个刚刚苏醒的男人仿佛处于他最佳的状态,快速伸出一只手掐住福山的脖子,在对方还没反应之际狠狠地把他砸到自己的床上。

“喂你放开我!你疯了吗?!!”福山一边咳嗽一边挣扎着想要起身,眼前的男人却猛然的靠了上来,有力的双手撑在自己脑袋两侧,那张帅气但却还是有些苍白的脸快速的靠近,瘦弱的还穿着病号服的身躯挡在福山眼前,像一座充满压迫感的墙,甚至让人喘不了气。

“疯的人是你吧?!”对方恶狠狠的靠近,气息系数撒到福山面前,“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思考都不会让一个陌生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靠近自己的家,你到底是谁?还是说有什么目的?”

听到他说的话,福山放松了一直皱着的眉,微微地笑了出来,“对你来说,信任这种事情,有这么难吗?”

“信任?”对方低低笑了一声,就像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向我们这样的人如果天真的像你一样,早就被抹杀掉了,甚至连尸体都不可能留下。”他一边说一边靠近福山,直到两个人的鼻尖快要靠到一起,“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助我?”

“我说过,我是医生。是仁川医院的院长,仅此而已。”福山对上对方的眼睛,“我没有骗你,对我来说,你和我不过是病人和医生而已。我把你转移到这里,是因为你的妥协,”福山的表情微微柔和了下来,“你妥协的接受了我们的治疗,而对于你处境我也会妥协的帮助你,但这也仅仅限制于你痊愈之前。”

“你痊愈之后,你便可以离开,我也没有什么理由让你留下了。”

那个男人盯着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会,慢慢从他身上起身,坐到床的另一侧,转过头,用沉默来回应福山的话。

“呼….”福山揉着脖子慢慢坐起来,看着对方的样子还是笑了出来。

虽然有些艰难,但是还是成功了呢。

“对了,”当福山走到门口才后知后觉的转过头。

对方回应他似得抬起了头。

“你昏迷之前说过的,现在要兑现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顺便又在对方开口之前加上了一句,“我不要什么代号之类的,我要听你真实的名字。”

坐在床上的男人看着他,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安全性。

时间漫长到在福山觉得自己没办法听到回复,于是他转身打开了门准备离开,而那个磁性的声音在这时才响了起来。

“樱井孝宏。”

福山没有转头,但也有些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今后请多指教了,樱井桑。”

关门的同时也切断了门内那道冰冷的注视。

————————————————————————————————

福山换下便服,走向地下的停车场。

一坐进车里,他就快速拿出了手机,灵活的手指轻轻敲打着键盘,播出了一个电话。

“喂?”

“喂?学吗?是我。”福山慢慢靠上后座。“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我想要全部关于他的事情。”

“他叫,樱井孝宏。”福山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慢慢的笑了出来。

TBC


评论(2)
热度(10)
Top

© Gaea C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