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长时间暴露在外界,心是会发霉的。

 

残缺 2



Memory 1 上

在寒冷的冬季,任何生物都喜欢隐藏起来以保存自己随时可能蒸发的体温。

尤其是在如此寒冷的夜晚。

24时30分,仁川医院院长办公室。

福山润慢慢舒了一口气,重重的把身体压到身后的靠背上,看着电脑屏幕的一串莫名的数字皱起眉头发起了呆。

距离他从副院长成为院长的时间并不长,有很多相关接壤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于是便在如此寒冷的半夜独自一人加班到很晚。

“奇怪…..太奇怪了…..”他一边转动着手中的鼠标滚轴,一边小声的喃喃自语。

他沉思了一下,便用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液晶屏幕上便出现了一个折线图。

福山润仔细地看着,目光不自觉的注意到了近几个月突然上升的曲线,他不禁眯了眯眼睛。

自从上任院长离职再到自己接管医院至今,也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而恰恰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医院的用电量却以高出以往将近一倍的数字持续增长着。

真是让人觉得奇怪。

福山微微用手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太阳穴。

如今的他不再仅仅只站在手术台前,而是站在医院的最高层去掌控它的所有要害,这本来就十分艰巨的工作如今全部交给什么都要亲历而为的福山,这实在是让他有些身心疲惫。

“不管怎样….今天先休息吧…明天继续…”他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向门口走去,顺便把随手脱下的白色制服扔到沙发上。

而这时,办公室里的电话却蓦地响了起来,在这空无人声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福山微微一愣,有些迟疑但还是走上前去接听。

“你好,我是福山。”

听筒里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喂?是院长吗?真的太好了您还在医院!”听起来是一个年轻的护士,原本有些激动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来却让人感觉有些失真。

福山好不容易松懈下的心情又猛然紧张起来。

“是的,我还在办公室里,出什么事了吗?”

“是这样的,我们的保安刚刚在医院附近的草地上发现一位重伤昏迷的伤员,我们便把他转移进医院急救,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拒绝治疗,并且携带武器,虽然也出动了保安可是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于是我们想先通知您,现在需要马上报警吗?”

伤员?拒绝治疗?携带武器?

几个关键字眼快速从护士有些慌乱的声音中跳出进入了福山的脑海。

只是稍稍思考了一下,他便果断的下了命令。

“先不要有任何动作,全体人员把中心放在保护医院病人上,暂时不要报警,在没有弄清楚那个人的危险度之前不要惊动他,现在你们所在的位置是哪里?”在得知具体位置之后福山继续说道,“你们在那里等一下,我马上就过去。”说完,他便挂了电话,转身拿起刚刚脱下的制服穿上,便走出了办公室,朝目的地奔去。

等到福山来到那个危险人物所在的房间门外时,原本的疲惫的感觉已被紧张击退到溃不成军。

“是这里吗?”福山指着房间朝守在门外的医护人员问道。在得到肯定答复了之后,他便准备推门而入。

“院长!里面很危险!”几个年轻的护士被福山的举动惊到,不由尖声叫了起来。

“嘘…”福山一边让她们不要出声,一边轻轻转动门把手把门打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隙。

门内没有任何声音,只能听到门发出的吱吱的声音。

福山慢慢舒了口气,慢慢的侧身准备进入房间里。

正在这时,门内不知什么物体飞了过来,狠狠砸到了门上摔得粉碎。

门外是护士们被吓到的尖叫声,而屋内还是一片寂静,只能听到一个男人微微喘息的声音。

Memory 1 下

走廊里寂静的可怕,仿佛已经被什么禁锢住似的,没有人敢有丝毫的举动。

福山润握在门把上的手心里充满了冷汗。即使里面没有什么声音,却依然没有减少一丝恐惧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无论是门内还是门外,都充满了让人窒息的感觉。

“呼…”福山有些紧张的用另一只手抚上胸口。

他自身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加上他还有一个作为警察的哥哥,对于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当自己亲身置身于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胸口涌着的感觉是紧张,倒不如说是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感。

直觉告诉他,在这个房间里的,会是很有趣的事情,会是很有趣的人。

福山慢慢转动门把,几乎毫无声息的推开了门。

缝隙从一丝慢慢变宽,而视野范围也慢慢变大。

在这时,福山才看到那个微微弓着腰,站在角落里的男人。

他微微垂着头,紧身的深色T恤让这个危险人物显得十分瘦弱,他一只手紧紧护着腰间早已变得更加深色的伤口处,另一只手紧紧按在身后的雪白墙壁上,指尖稍稍沾着的红色血液在墙上画出几道痕迹,与他那十分苍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些凌乱的黑发胡乱的挡在眼前,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睛。

要不是他一直在微微喘着气,他快要消散了的生的气息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快要死掉的人。

福山定了定神,慢慢走了进去。期间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当他低头看去,才发现那是刚刚砸到门上的药剂瓶的残破身躯。而那些声响,成功的引起了对面角落里的人的注意。

“呵….真是有意思的人…是说你很有勇气呢,还是不怕死呢….?”那个男人有些沙哑的开了口,有些低沉和磁性的声音在有些空荡的房间里竟也不显得突兀,他慢慢仰起头,让自己全身靠在身后的墙上,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嘴角有些勾起,带有一丝威胁的看向门口的不速之客。

而对于福山来说,那个眼神差点让自己忘记自己进来的目的,甚至是呼吸。

如此充满危险,甚至是毫无生息的眼神,从那双有着美丽眼形的眼睛里发射出来,震得他愣在原地。

果然是,十分危险的人物。

仅仅是眼神,便已经可以让那个自己了解到他的可怕了。

福山慢慢低下头,让自己的刘海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沉思了一会便抬起头,却换上了一副有些轻松的表情。

“两者都不是,我很珍惜生命的,况且我也并不是什么勇者,只是医生而已。”他插在口袋里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头的形状,“况且,你也并没有想过伤害无辜的人吧,”他偏了下头,笑着说道,“如果你想要逃走,只要在一开始杀掉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然后趁乱逃走就好,甚至不会留给她们任何时间去找救援了。”

对方慢慢放下冷笑着的嘴角,微微低了低头,却一直没有停下对福山的注视。

“而且就在刚才,你用来做警告的,也只是玻璃瓶而已,对你来说,”福山微微瞥向对方背后隐藏着的阴影,“应该有更好的武器才对。”

“即使这样又怎样?”那个男人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你不会只是为了说你的推理才进来的吧?”

“没错,不仅仅如此,”福山收起那副表情,换上了十分严肃的脸,“我想请求你接受我们的治疗。”

“哼…..”对方冷冷的恢复了声,“我不想给彼此添麻烦,也不想浪费没有必要的时间,”

他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十分帅气却仿佛结了冰一般的脸,“现在,让我离开这里。”

“不行。”福山并没有被他眼睛里的杀气击退,“医生是不会让受伤的人离开医院的,你可以离开,但是,需要接受我们的治疗之后。”用的是毫不输给对方的,十分坚定的眼神。

对方仿佛愣了一下。

“看你的样子的的确确不想是什么普通人,也许你是潜逃犯或者是暗杀者,但和我没有关系,”福山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在常人看起来应该会很奇怪,对于像你这样的危险人物,人们都会选择避开或者逃跑,可是我不一样,”说着他已经走到对方眼前,缓缓伸出手抓住对方一直护在伤口上的手腕,慢慢的拉开了他。

对方仿佛早就已经过于疲劳,即使他依然发出那种危险的气息,却也没有阻止福山的举动。

对方冷冷的看着他的动作和他看到自己伤口时皱着眉头的表情,有些空洞的,漆黑一片的瞳孔里甚至照不到一丝丝意味。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突然对方开了口,让正低着头的福山一愣。

“你不会的,因为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啊。”福山微微笑着,抬头看着那个男人。

“哈…真是有趣的男人,你的名字..?”

“福山,福山润。”福山慢慢松开了对方的手腕,“虽然我还是很年轻,可是我已经是这里的院长了哦。”嘴角微微上钩,仿佛拥有了已经把眼前男人看透了一般的成功感。

“你的名字呢?”

“这个吗….”对方慢慢低下头,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等我醒来如果还能见到你….再告诉你好了….”

“喂!!”福山险险的接住对方快速坠下的身体,被他无比冰凉的体温狠狠地吓到。

这个人到底撑了多久?

“快来人!!准备血袋准备担架!!快点开始急救!!对方现在血压过低!!”

原本一片寂静的房间又恢复了原有的生气。

福山带上口罩站在对方面前,微微低下头注视着刚刚昏迷过去的男人,慢慢的笑了出来。

期待再见,有趣的男人。

TBC


评论(3)
热度(13)
Top

© Gaea C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