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长时间暴露在外界,心是会发霉的。

 

残缺

突然想把这篇在贴吧上写了很久都没有写完的文搬到LOFTER上= =

依然在更新中~

Nowadays 1

午夜街头,一片寂静,黑暗的空气里夹杂着隐隐约约的不安因子,随意飘散在空中。

一片静谧的街角,只有惨白的路灯在苦苦支撑,却也只是徒然的在地面上流下苍白的光彩,连同着雪白的支撑墙,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

一个微胖的男人从混乱拥挤的小酒馆走出来,仿佛只是为了透透气的伸了个懒腰,不知不觉走入路灯下雪白色的氛围里,突然入眼的灯光稍稍的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眯着眼睛适应了灯光,然后便靠在路灯上,他从厚重的外套口袋中掏出香烟点燃,有些痴迷的吐出乳白色的烟雾,然后百无聊赖的看着它们消散在黑暗中。

可这看似平静的时间,在那份诡异的黑暗笼罩之下,变得十分虚幻,似有似无。

过了不久,男人便听到十分异样的声音从街的尽头传来。

转头望去,在黑暗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

在强烈灯光的笼罩下,那个身影不是十分清晰,但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的身形。

那个男人一边不断摇晃着身体,一边脚步不稳的行走着,嘴里甚至还在念叨着“再喝….再喝些….”的声音。

怎样看都是一个醉的像一滩泥的醉鬼。

他一边神志不清着一边十分缓慢的挪动着脚步,慢慢靠近了站在路灯下的男人。

当他与他距离很近时,微胖的男人甚至可以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十分污浊和强烈的酒气,不忍厌恶的捂住口鼻,与他稍稍拉开距离。

可正在这时,对方却仿佛发现他的存在似的,突然扑了上来,猛然伸长的手臂重重地击中了男人的下巴,那份大的离奇的力气震得他整个身躯都因疼痛而颤抖。

“呐呐我终于逮到你了~~!!这次再陪我….再陪我喝~~”对方紧紧抱着男人的躯干,而他身上传来的更加浓重的酒味让男人差点窒息。

“给我滚开!!”感到十分恼怒和厌恶的男人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了像橡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上的醉鬼,用的力气大到把对方狠狠地甩到到了对面的墙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那个醉鬼仿佛因为疼痛而变得清醒了一些,他微微垂下头却也没有了声音。

“哼…真扫兴..”微胖的男人不屑的自语着,顺便用手整理了下被那个醉鬼弄乱的衣服。

之后,他的眼睛却猛然睁大。

仿佛一瞬间死神便降临到他身边。

他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跌倒在地,仿佛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他的脸变得涨红,一只手拼命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拼命伸向跌坐在地上的醉鬼,仿佛在向他求救一般。

可对方没有一丝反应,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

男人的眼睛因为过度痛苦而可怕的突起,身体开始不断痉挛和抽搐,他开始用尽力气向那个醉鬼的方向移动去,仿佛快要溺死的人在抓住最后一丝救命稻草。

而那个坐在地上的男人,却在此时慢慢抬起了头。

在那有些凌乱的黑色额发中,露出了一双十分美丽的眼睛。

只是那双眼睛中充满了冰冷的距离感与仿佛像王一般的残忍,以及那份仿佛可以让人窒息的杀气,而这些,都不可能属于一个醉鬼。

而那双眼睛,是那个目前痛不欲生的男人此生见过的最后的风景。

过了不久,那个坐在地上的男人便站起身,微微瞥了一眼刚刚成为尸体的男人,一声不响的消失在黑暗中。

路灯依然支撑着发光,黑暗依然静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樱井孝宏回到家的时候,便看到了卧室里传来的温暖的光。

走进卧室,不出意料的看到床头灯还在微微亮着,照亮着屋子里有些昏暗的空气和床上的合着被子睡熟的男人。

樱井微微笑着,轻柔的掀开被子的一角,便看到福山润那张毫无防备的睡脸。

看着看着,樱井便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吻住了对方像孩子一般柔软的嘴唇。

“恩..唔…”过了不久,福山仿佛有些清醒了,一边呢喃着一边伸出双轻轻推着对方的身体。

樱井眼角带笑,仿佛毫不关心福山的小小抵抗,只是继续加深着整个吻。

不一会,樱井感到一直靠在自己胸膛的两只手少了一只,紧接着,便感觉耳边传来急促的风声。

他一边松开对方一边不慌不忙的伸出手接住了福山挥向自己脸颊的拳头,果不其然看到福山那双已经清醒还带些温怒的眼睛。

樱井在福山握着的拳头上轻轻一吻,“Morning~ My sweet heart.”

福山有些气馁的瘪了瘪嘴,才慢慢坐起身来。

“你又这么晚回来..”一边说着一边有些急促的吸了吸气,紧接着便扭紧了眉头,“好重的酒气…你喝酒了?”

“没有哦,”樱井一边回答一边走向浴室,“刚刚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吧~我嘴里可是没有酒的味道的~”。

“哼….”福山把头转到一边,在浴室传来的水声中发起了呆。

等到水声渐渐消失之后,福山才后知后觉的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在看清屏幕上显示着的“2:30”之后才变得完全清醒。

“你这个Kuso megane!!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叫醒我啊!!你知不知道我明天早上8点半要开会啊!”他一边张牙舞爪的吼着一边把手机向那个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身上砸去。

“啊抱歉抱歉~以后不会了~”樱井一边笑着一边习以为常的接住手机,随意放在床头柜上,接着转身把福山搂在怀里,继而躺了下来。

“喂megane!!”怀里的人还处在炸毛的状态,便在怀里不断扭动着。

“你再胡闹明早就不要起来了….”樱井低下头故意压低了声音,仿佛恶魔的低语果然让对方立刻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过了一会,福山才慢慢抬起头,看到樱井早已睡熟,睫毛下的阴影也遮不住眼帘下的微微乌黑。在刚才也是,即使是故意压低了声音,还是可以听到他声音里浓浓的疲惫。

福山慢慢叹了口气,在樱井怀里蹭了蹭。

好梦,megane.

TBC






Nowadays 2

早上8点三十分, Incredible室内设计研发公司二楼会议室。

“有关于上周提过的,与高桥公司合作探讨的项目,我相信大家已经都深入了解过了,但鉴于次项目的重要性与对创新的挑战性,我还是想要再次重新说明一下。”

福山润身穿合体的黑色西装,里衬着白色的衬衣,为了显得随意近人,他并没有打领带,而是自由的让锁骨处的扣子散开,和烫好的衣领共同画出了完美的流线。

而坐在桌子尽头,穿着着和福山几乎一样的男人,一边用手支着头,一边用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却在专心的听取会议中每一个重要的细节。

一丝不苟做任何事都要亲自为之的董事长和看似有些散漫却总是在团队一筹莫展的时候马上找到突破点的总监,在众人眼里,是一对奇怪的,却又十分契合的组合。

说奇怪的原因是全公司的人都体验过的——在单独面对这两人中任何一人的时候,都会被那两对眼睛里偶尔发出的,不同于平时的光给吓到。

而他们那份优秀的,仿佛相伴百年的默契,也让他们在这竞争十分强烈的社会里快速的脱颖而出。

樱井孝宏有些疲惫的用手支着头,黑框眼镜后面微微眯起来的眼睛直直对着回忆长桌那头十分干练的人,看着看着,嘴角又不禁露出了笑容。

真不愧是润啊,总是这么充满活力。

“关于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樱井桑,”突然被叫到名字的樱井愣了一下,抬起头才发现站在另一端的福山早已用卷起的资料指向了自己,他快速整理好状态,站起身来。

“我前面也说了,这次项目的成功至关重要,身为它的总负责人,有些细节还希望你可以给我交代一下,散会后来我办公室一下,”福山润带着公式化的微笑朝他说完后,又面向其他员工,“我明白这段时间大家会很辛苦,但请大家一定要坚持拿下这场胜利,在它结束后我一定会好好犒劳大家~”他一边说着一边在人们的鼓掌声中露出一个有些俏皮的笑容。

“那么,散会。”说完,他便直径走向屋子另一边的门,淡淡看了樱井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恩…….?”樱井有些疑惑的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

要是他没看错的话…润….是生气了吗?

樱井站在福山的办公室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而屋内没有任何回应。

他微微眯了下眼睛,慢慢转开把手打开了门。

一进门,果然看到自家爱人站在窗口,出神地望着风景的画面。

樱井笑了笑,关上门走上前把那个人搂入怀里,“找我有事吗?~润~”尾音拖得很长,像是在撒娇一般。

而福山润并没有理他,挣脱了他的怀抱,转身走向办公桌拿起了报纸便狠狠地拍向了樱井的脸。

“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

樱井一边疑惑着接下福山润拍打过来的报纸,刚刚打开,让那巨大的标题栏刺入眼帘。

———浅野制药公司总经理池田望猝死街头   死因为窒息死亡——————————

————是否由于近期药物污染而至百人死亡事件败露而惨遭毒手  目前还未知——————————————

“哦~?”樱井微微挑了下眉,“消息还来得真快呢…”

“果然是你做的…”福山润有些无奈的用左手抚上太阳穴,仿佛在处理什么很让他头痛的事情。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你应该是找到机会扑到他身上然后趁机给他注射药物…为了不让对方发现你应该还让他受到别处的疼痛从而转移注意力…然后再让他剧烈运动让药物快速扩散…….至于味道….”

福山皱着眉转过头看着在后面目瞪口呆耍宝着的樱井,“难怪你昨天身上那么大的酒气,如果你根本没喝酒的话,那就应该是把整瓶酒倒在身上了吧。”

“真不愧是润啊!~完全正确~!!”樱井孝宏一边张开双臂像小孩子一样大叫着,一边偷偷地看着对方的反应。

福山只是叹了口气,继续转过身看着窗外的风景。

“唉…..”樱井也慢慢地叹了口气,恢复到他平时的状态,走上前从后面慢慢搂住对方有些瘦弱的躯干,而福山这次却没有闪躲,他慢慢向后依偎过去,靠近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抱歉润..让你担心了。”樱井有些低沉的声音擦着发迹传到福山的耳朵里,而福山润也只是微微垂下眼睑,用自己有些冰凉的手覆盖上对方紧紧搂住自己肩膀的手,不发一言。

“我已经好好按你说的做了,不接有风险的任务,不杀不该杀的人,甚至不用危险的武器,这些我都已经做到了…”樱井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把怀里的人转过来,然后微微低下头,用自己的鼻尖轻轻触碰着对方的,“所以,不要担心了,请相信我,可以吗?”和平时一样的冷静的语气却加上了连自己都不得而知的,沉甸甸的温柔。

“我并不是因为过于担心…”福山慢慢抬起头,直视着樱井的眼睛,“我只是依然奇怪,现在我们有了很多,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甚至incredible也都步入正轨…..为什么孝宏你还是要继续做杀手呢…”

樱井的眼神在一刹那间突然变得无比冰冷。

“润,你知道的,你知道的。”樱井一字一顿的说着,看似平静的语气却充满了让人发冷的因子,不安的飘散到空中。

“可是,可是我的身体已经,已经痊愈….唔!!”急切的想要解释的福山突然被对方紧紧抱住,从而惊讶的停止了争论甚至暂停了呼吸。

“我明白………..可是我不会原谅的,无论是那些人还是我自己….所以…..”樱井双臂猛地用力,仿佛怀里的人就要消失了一般的疯狂,“我一定要找到那些人….绝对。”

最后的语气是那般仿佛来自于地下深处的冰冷。

有些无言的福山只是微微的在对方怀里点了点头,手臂也用力的环上对方的后背。

 

为了你,为了我们平静的生活,无论是什么阻碍,我都会全部清除掉。

我再也,不想经历那种失去的,仿佛要死去的感觉了。

 



评论(2)
热度(20)
Top

© Gaea Cong | Powered by LOFTER